嗑瓜道人

侃天侃地侃大山,写人写物写故事。在下泽清道长是也。

向日葵与矢车菊【百日雪兔/Day71】

 @百日雪兔集聚地 


 

原文以及灵感来自日本小川未明先生的(野玫瑰)。我爱雪兔!雪兔真好吃。

以及私设国家意识体是可以分裂出小块意识的,但记忆共享,情感同步。历史BUG以及涉及历史事件有。

小学生文笔以及童话读物风格。我流雪兔。

顺便是我18岁生贺好啦~五月五什么的。以及欢迎勾搭。期待评价!










向日葵与矢车菊



很久以前有一个大国和一个较小的王国接壤着,很长一段时间,它们既刀剑相对,也互相守望,在漫长的岁月里,相爱相杀。




在国界线上,两国的国家殿下都将自己的意识分出一部分来驻守国界的石碑。大国的意识体是一个高大可爱的斯拉夫男子,小国的是一个英俊桀骜的日耳曼青年。两人一左一右的守卫在石碑两旁。周围一边是白雪的平原,一边是翠绿的沃野,四周寂静,杳无人烟。




起初,两人在还不熟悉的时候,在冰湖上打过一架。由于彼此存在着不知敌友的戒心,一直都没怎么交流。可是不知从何时而起,主体意识有了交集,两人也成为了好朋友。大概是因为这里除了他们再也没有可以说话的对象了,他们都是孤独的存在,于是他们选择拥抱彼此,共同度过漫长岁月。




在这条国界线上,一边种着金黄灿烂的向日葵,一边种着翠兰明媚的矢车菊,它们都被两人打理的很好,各自保持在国界线边缘。在花开时节,蜜蜂们很早就聚集到这里,那些震动翅膀发出的嗡鸣声,一直传到还没起床的两人耳朵里,好像在呼唤他们。于是两人都不约而同的起了床,走到外面一看,果真太阳已经升的老高,此时正神采奕奕的在树梢顶上闪着光。于是两人又都走到岩石边,用石缝里流出来的清泉洗漱,于是两人又见面了。




“你好啊,伊凡,今天天气真好。”




“小基尔,早上好。这样温暖的天气让万尼亚的心情都好起来了呢。”




于是两人就这么站着聊起天,一起欣赏周围的景色,躺在花丛中晒太阳。虽然每天所看到的场景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只要看到对方他们就会很快乐。




在这偏远之地,无关边界,无关国籍,无关身份。他们只是那样快活的度过每一天。




伊凡喜欢喝伏特加,基尔伯特喜欢喝啤酒,而且他们的酒量都很好,他们总会在缀满星空的凉爽夜晚坐在国界线的缓冲地带一起喝酒聊天, 从向日葵到矢车菊,从冰原到不冻港,从现在到未来。而他们也很有默契的从不谈论国事。基尔伯特喝酒后喜欢放声歌唱,虽然他的歌声让人不敢恭维,但伊凡还是会微笑着拉起手风琴为他伴奏。有时候伊凡喝高了会在篝火旁跳起哥萨克舞,而基尔伯特会在一旁吹起长笛。夜深了,他们会一起躺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相拥而眠。




基尔伯特一开始不会玩国际象棋,而伊凡又总缠着要教他玩,迫于无奈又加上无聊,基尔伯特跟伊凡学了起来,这一阵子,只要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两人就会拼杀起象棋。




开始的时候伊凡想让着基尔伯特,可基尔伯特是一个好强又骄傲的人,他不允许伊凡放水。于是伊凡只好一步步的引导他。基尔伯特的脑子很灵活,没过多久他就掌握了国际象棋的下法,并且把伊凡击败了。




伊凡和基尔伯特都是很骄傲的人。两人都非常倔强与正直,虽然在下棋的时候,两人都想着拼命打败对方,但是当他们对视时又会相视而笑,他们的灵魂是从未有过的愉悦与融洽。




有时候伊凡下着下着就会冲基尔伯特笑起来:“万尼亚好像要败给小基尔了,真是让人害怕呢。要是真在战场上该怎么办呀?”




基尔伯特因为正在兴头上,眼看就要赢了,所以英俊白净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张狂的笑了,“蠢熊,本大爷可不会手下留情啊,所以拿出你的真本事全力以赴吧。”此时他那双石榴红的眼睛闪耀着比太阳还要灼人的光,银色的短发在柔和的阳光下带着宛若天使般的圣洁,竟让伊凡略微失了神。




基尔伯特身旁的小黄鸟肥啾在二人身旁飞舞着,唱着欢快的歌,矢车菊和向日葵也散发着一阵阵醉人的幽香,一切都是那么温馨和安详。




直到基尔伯特将了伊凡的军,伊凡都没有回过神来。基尔伯特嗑着瓜子揉乱了伊凡奶油色的柔软短发,又恶意的捏了捏伊凡略带婴儿肥的脸蛋,用那嚣张却不让人讨厌的声音冲伊凡Kesese的笑了。“本大爷果然是最厉害的。”伊凡无奈的看着基尔伯特,紫罗兰般梦幻迷人的双眼里满是笑意与宠溺。“是啊,万尼亚的小鸟骑士最厉害啦。”




在那里也有寒冷的冬天,当下雪的时候,基尔伯特就会开始怀念自己四季如春的温暖故乡,开始想念自己的弟弟和恶友了。“真想回去看看WEST他们啊。”他时常感慨,又经常跟伊凡炫耀自己的弟弟,语气里带着满满的自豪。




伊凡会微笑着倾听,伊凡没有弟弟,但他有一个温柔的姐姐和一个漂亮的妹妹,他也有些想念她们,但他并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基尔伯特。




于是他用他那甜软的声音说:“亲爱的小基尔,如果你回去了,那又会是谁来代替你呢?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守卫边界啊。若你离开了,万尼亚会很孤独的。”此刻他那双澄澈的眼睛染上了一层雾气,仿佛将要哭泣般。“请你为万尼亚留下来吧,你是万尼亚最重要的朋友。”




基尔伯特最受不了伊凡的可爱攻势,此时他便会使劲的捏万尼亚的脸,直到捏的通红。“本大爷随口说说而已,本大爷不会走的。”




伊凡笑了“漫长的冬季终会过去,温暖的春日终会来临。”




不久,冬天过去了,春回大地。伊凡的国家却发生了剧烈的动荡,因为世界正处于大变革时代,而伊凡的国家已经落后了。同时基尔伯特的王国却日益强大起来,最终,他们的王国因为领土问题矛盾激化,战争一触即发。




伊凡的身体一天天衰弱下去,长期的动乱与纷争让他十分痛苦,他的主体意识已经濒临崩溃,他必须回到首都,去解决动乱。他不想离开基尔伯特,可他更不想与基尔伯特开战。所以他必须回到首都,服从主体的号召,完成改革,摆脱落后。




临走前基尔伯特送给他一盆矢车菊,并粗暴的拭去伊凡眼角的泪水,“北极熊你哭什么,一切都会没事的,本大爷在这里等你。”伊凡哭的泪眼朦胧,他紧紧地抱住了基尔伯特,指着国境以北的白桦林说:“小基尔,当白桦林的树叶飘落时,万尼亚就会回来。”基尔伯特揉了揉伊凡的头发,“本大爷会等你的,只要你没事就好。”说完这些,两人各自转身回到边界,谁都没有回头。




在国界线上,只剩下基尔伯特和他的肥啾了,自从伊凡离开后,基尔伯特就开始茫然的打发日子。向日葵和矢车菊都开了,灿烂的金黄与明媚的翠兰相互映衬,格外动人。它们因无人管理而越过边界,枝条交缠在一起。基尔伯特时常眺望北方的白桦林,可始终没有见到伊凡的身影。他一个人自言自语道:“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每天都开心得像小鸟一样。”




当白桦林的叶子都落尽了,在辽阔的平原上堆了厚厚的一层,伊凡还是没有回来。在这偏远的边界,基尔伯特很难获得外界的信息。他向肥啾抱怨伊凡的失信,可内心却被不安侵扰。




过了一段时间,战争终是爆发了。基尔伯特的王国对伊凡的国家不宣而战。基尔伯特即将奔赴前线,那天夜晚,基尔伯特折下一枝矢车菊和一株向日葵,将它们制成标本收进包裹,他看着不远处的白桦林,轻轻的说:“本大爷不能等你啦,再见,蠢熊。”


基尔伯特的身影消失在雪白的世界,只留下一排排雪的足印。


当基尔伯特来到前线,他隐约见到了熟悉的身影,但他没有手下留情,一如当年他们在下棋时基尔伯特所说的那样。而伊凡已不再是伊凡,他现在是伊利亚。他已经与曾经的自己决裂,伊凡的意志被伊利亚的意志杀死。昔日好友今日拔刀相向,可没有人会先认输。只因他们象征着人民的意志,象征着一个王国。在他们的国名之下,是他们无数的子民。


战火很快燃遍了整片大陆,为了国家利益,为了国民,为了自己,他们刀剑相向。那些温暖而美好的回忆在铁炮的轰击下,战火的硝烟里与人民的呼喊中染上血色,被封存于记忆深处,再也无人铭记。


在战争的初期,基尔伯特撕毁了友好条约,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闪电战”,调动主力全面进攻伊利亚的国家,战争进一步扩大,他率领着装备精良的坦克大军兵分三路,毫不犹豫的碾过伊利亚的每一寸土地,来势之凶猛,宛若一柄利剑,直插伊利亚的心脏。伊利亚被打得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但当他反应过来后,立即以雄伟的气魄号召着国民消灭侵略者,在他亲自指挥和领导下,全国军民浴血奋战,誓死捍卫祖国的首都。为了保卫自己的心脏,伊利亚不计代价,前线红军视死如归,后方百姓前仆后继,以不计损失的疯狂拼命的反击着基尔伯特的军队,这场战役最终以伊利亚的惨胜告终。基尔伯特只得带着残兵撤退,撤退途中遇上了伊利亚的军队,两军再次战斗起来。


他们在战壕里厮杀,用枪扫射着对方,打光了子弹后又拔出军刀拼杀。伊利亚的脸上始终挂着那副虚伪的笑容,他挥舞着水管狠狠砸向基尔伯特,基尔伯特闪身躲过,然后用力踹向伊利亚的腿。伊利亚用水管挡住他的攻击。两人对视,只是这一次,他们再也不会相视而笑了。


“基尔伯特,万尼亚警告过你了吧。不准来万尼亚家捣乱。明明已经签订了友好条约,为什么你要背信弃义呢?,”伊利亚的声音依旧甜软,微笑着看向将要撤退的基尔伯特。


虽然脸上沾染着干涸血迹,基尔伯特的笑容还是那么狂妄,“国家利益至上。是你太天真了,蠢熊。”


“是啊,”伊利亚冷笑着说,“把你变成万尼亚的国土也是很好的呢。”


“想都不要想。”基尔伯特率领着残兵撤退,血色的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下一次,本大爷绝对会踏平你的心脏。”


伊利亚觉得那光芒太过刺眼,不禁想将他狠狠的踩在脚下践踏,折去他的羽翼,抹杀他的荣耀,让他永远臣服于自己。但他还是停止了追击,看着硝烟中远去的基尔伯特,他伸出了手,似乎要抓住他,“不会有下一次了。”他喃喃自语。

基尔伯特吸取了先前的教训,从全面进攻转为重点进攻。他开始集中力量进攻伊利亚重要的军事工业城,而伊利亚也早有防备,他进行了周密的部署与规划,随后战役打响,两军展开了激烈的城市争夺战。


双方在城中的每一个街区,每一条街道,每一栋楼房,每一层楼面,每一间房屋都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一时间,重炮的轰鸣声,飞机的呼啸声,刀枪的打击声汇成一曲壮烈的哀歌。伊利亚带领着国民顽强的抵抗着基尔伯特的进攻,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和不畏牺牲的精神让基尔伯特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


久攻不下的城市,神出鬼没的敌军,断断续续的补给动摇了基尔伯特军队的军心,士兵们想要回家。随着冬季的来临,后方补给日益短缺,命运女神的天平倾向了伊利亚,基尔伯特在这场战役中越发处于劣势。伊利亚的军队却越战越勇,他们赞颂着伊利亚的荣光,穿着暖和的军装,奋力杀敌。给予基尔伯特沉重的打击,让基尔伯特深陷东方战线的桎梏中动弹不得。


伊利亚的国土广袤而寒冷,冬天再一次发挥了它的强大威力,天佑伊利亚。酷寒夺去了基尔伯特无数的士兵的生命,每天都有人因为饥饿和寒冷死去。此时基尔伯特已是强弓之末,他再一次败给了伊利亚。


伊利亚是在一群战虏中发现的伤痕累累的基尔伯特,基尔伯特那头银发本应该很是显眼,但是此时却因为染上了血迹和尘埃,变得脏污。他的脸上也满是灰尘,普蓝色的军装上有流弹划破的痕迹,此时的基尔伯特狼狈不堪,但他的腰杆依旧挺得笔直,血红色的双眼依旧充满着桀骜不驯的光芒,即使是伊利亚的手下败将,他也不愿意对伊利亚示弱。


伊利亚一把拽过基尔伯特的衣领,一拳把他打倒在地,然后一脚踏上基尔伯特受伤的左肩,用水管挑起基尔伯特的下巴,“认输吧,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冲着伊利亚啐了一口血沫,“北极熊你是被寒冷冻坏脑子了吗?WEST还没有认输,本大爷才不会向你屈服。”


伊利亚抹去血沫,怒极反笑,注视着基尔伯特那双如火般耀眼的瞳孔,”真想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如果你再这样看着万尼亚的话。“他恶意的加大了脚下的力度,故意碾压着基尔伯特的伤口。“你们输定了。”


基尔伯特因疼痛而皱起了眉,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伊利亚掐住了脖子,就像当年在冰湖那样,伊利亚微笑着加重了力度,边掐着他的脖子边说着什么,但是基尔伯特已经听不清了,他的脸因为窒息而涨红,他抓住伊利亚的手腕想要挣开他。因为他的挣扎,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鲜血渗透出来,将普蓝色的军装染上一层深色,此时的基尔伯特是那么的虚弱,他的垂死挣扎在伊利亚眼中是如此的无力,伊利亚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发出令人害怕的笑声。基尔伯特颤抖着咳嗽起来,眼角泛红。


恍惚中,基尔伯特感觉脑子被伊利亚用水管狠狠的敲了一下,然后他被伊利亚扛麻袋似的扛上肩膀,昏死过去。



正如伊利亚所言,随着战争的延续,以路德维希为首的国家陷入了焦灼,他们的国家渐渐被拖垮,无力支撑战争的代价,他们节节败退。而伊利亚那方的国家开始了战略大反攻,这胜利来之不易,当“正义之师”开着坦克攻入路德维希的首都时,他们狠狠地扯下了万字旗,将它踩在脚下践踏,同时在帝国大厦上插上了红色的镰刀旗帜。那一天,天空澄澈如洗,鲜红的旗帜在蓝天之下伸展飘扬,人们哭泣着欢呼起来。


战争结束,审判来临。

作为战败国与万恶之源的基尔伯特,唯一的结局只有死亡。由此次战争中损失最大受伤最惨的伊利亚来执行基尔伯特的死刑。


基尔伯特异常平静的接受了审判。在审判庭上,即使遍体鳞伤,但他依旧挺直着脊梁,始终维持着他的尊严。当他听到“正义之师”对他做出的审判,他沉默着低下了头,表情平静,似乎早有预料。随后他被押送至伊利亚面前,伊利亚正在给手枪上膛,他就站在一颗白桦树下,当他见到基尔伯特,随即咧开一个诡异的笑容,他用枪口抵住基尔伯特的下巴,命令他抬起头。


基尔伯特温顺的抬起头,耀眼灼人的宛若太阳的双眼黯淡极了,就像廉价的红色染料,再也没有让伊利亚心悸的璀璨了。伊利亚扯着基尔伯特的头发,用枪口狠狠的抵着他的脸,“你不是想踏平万尼亚的心脏吗?为什么要装出一副受害者的脆弱模样呢?”


基尔伯特闭上了眼睛,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对不起,伊凡.....本大爷不能等你了,不过明明就是你先失信于本大爷的。”基尔伯特随即睁开了双眼,眼中似乎又有了光芒。“我们两清了。所以现在用你手中的枪向本大爷复仇吧。”



闻言,伊利亚愣住了。他的眼睛莫名酸涩起来,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将要涌出,但他还是握紧了手里的枪。


“对了,本大爷很讨厌你那装模作样的假笑。还有,你不要用枪抵着本大爷的头,本大爷帅的像小鸟的脸可不能就这样毁了。”基尔伯特笑了起来,挣开了伊利亚的手。“别哭呀,你这样子像个娘们一样。本大爷现在被手铐拷着可不能帮你擦眼泪啊。”


伊利亚咬紧了下唇,簒紧了拳头,指甲陷入皮肉中“遗言说完了吗?小基尔......”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基尔伯特深深的凝视着伊利亚,似乎想把他铭记于脑海里。此刻他的双眼里只有他。很快他咧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本大爷知道你喜欢本大爷的眼睛,不过眼睛是不能给你的,不如给你本大爷的心脏吧。”随后他安详的闭上了双眼。“开枪吧。”


伊利亚的双眼朦胧起来,他看不清基尔伯特的脸,但他的枪口就抵着基尔伯特的胸膛,他能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结束了。伊利亚静静的想着,然后扣下了扳机。


一声枪响,白桦的叶子落了一地。而基尔伯特也仿佛断线的人偶,无力的向后倒下。伊利亚及时扶住了他的身体,然后轻轻放在地上,从他的胸口处涌出了大量的鲜血,染红了白桦林的落叶。所有人于那一刻都知道了基尔伯特的陨落。他们为他哀悼,但无人为他惋惜。


他们将基尔伯特的尸体打理干净,伊利亚为他擦干净血迹,为他换上干净的衣服。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将他放入棺木中,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为他覆上国旗,就在人们将要合上棺木时,伊利亚将一束向日葵和矢车菊放在他的胸膛上,他的左胸处凹下了一个洞,而向日葵与矢车菊被填入这个洞口中。


人们为他念诵悼词,为他悲伤流泪,随后将他火葬。伊利亚安静的站在角落,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他脑海里回想着基尔伯特说过的话。还会再见吗?小鸟骑士从不失信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基尔伯特的弟弟路德维希拖着伤残的身体将一个包裹和骨灰盒递给伊利亚。这个与基尔伯特有几分相似的坚毅青年眼眶发红,似乎刚刚哭过。“哥哥说这次的确是我们的过错。他不请求你原谅他,但他把这两样东西留给了你。你可以随意......处置。”


伊利亚郑重的接过包裹,里面是基尔伯特制作的俄罗斯套娃,一个是伊凡的模样,另一个是基尔伯特。伊凡模样的套娃里面放着一枚白色的王棋,和一朵矢车菊的干花标本。而基尔伯特模样的套娃里面放着一枚黑色的骑士棋和一朵向日葵的标本。这些东西让他想起伊凡曾经视若珍宝的那盆矢车菊,可那盆矢车菊自伊凡死后就渐渐枯萎了,从此了无生机。


伊利亚抱着骨灰盒浑浑噩噩的离开了,他来到了边界。


战争终于结束了,但基尔伯特真的死了吗?他真的长眠于这个小盒子里了吗?伊利亚的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他坐在国界碑旁,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盹。他看到远方来了很多人,一瞧,是一支军队,而且骑马指挥的就是基尔伯特。那个眼中带着希望与阳光的,总是吵闹得像一只小鸟的基尔伯特,此刻却异常安静。


他的面容被一团白雾所笼罩,他的军队一如往昔的肃静整齐。他们极其安静,一丝声音都没有。当他们从伊利亚身边经过时,基尔伯特下马轻轻揉了揉伊利亚的头发,然后默默地行了个军礼,并且俯身亲吻矢车菊与向日葵。


伊利亚刚想说什么,却一下子惊醒过来。骨灰盒从他怀中掉落。他拾起盒子,然后将骨灰撒向花丛。自那以后,向日葵与矢车菊依旧繁茂,可再也无人打理。他们的枝条紧密的缠绕在一起,没有人能将它们分离。


后来,伊利亚再也没有来过边界,而他再也没有见过基尔伯特。


誓言与约定

誓言与约定

那年冬季我在想你

在旅途的火车上

孤独的心情摇响了沉睡的风铃

我蓄满泪水的双眼

忍不住开始宣泄

像风雪中那朵垂死的矢车菊

我矗立于冰天雪地的荒原中

一切啊

都是为了等待温暖的降临



雪落无声  我为了你

曾在冬天里悄悄埋下一个希望

而春天过后  为什么啊

为什么总会有些冰雾风霜

在苦苦敲打我的花田

难道这一切又是为了伤痛吗

无论最终的结局如何

我都始终愿意

将你存在的痕迹深藏于心


那年的冬走了

在旅途的终止站

我推开了整整关闭了一年的门窗

我惊喜的发现

原来你早已如约而至

像那朵在风雪中肆意绽放的向日葵

原来你始终在这里

不曾离去

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

生命中沧桑的誓言




呼呼呼,又来啦。这次还是露视角哦,我觉得露视角比较好写啊·~~欢迎点评与交流哦

风雪未归人

风雪未归人

雪花飘来一张白纸

若要我题上一个名字

那便是你的名字

让雪花飘来簇拥你

就像我给你的拥抱

让雪花飘来亲吻你

就像我跟你说的诀别

就让我融化在雪花里

呼唤你那再也无人回应的名字


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好吧,请雪花去寻找

大雪纷纷,散落北国

月亮沉下,太阳初升

你是否藏在暗夜,悄无声息

或是沉眠于冰冷的大地深处


我从世界的起点

走到世界的终点

沿着大雪纷飞的路

踽踽独行


你的名字象征着帝国的荣耀

却在那最冷峻的冬日

消亡在雪的大地




纪骑士

纪骑士

早已记不清你的脸

即使你也早已逝去

但我们的故事还残留在我心中

我们曾经有过约定的吧

楚德湖,琥珀宫,大北方战争......

你不会忘了吧


感谢那年冬天

制造了那场邂逅

离奇而又遥不可及的爱

用光年去爱你

依然是PRUSSIA

仍然是RUSSIA

穷尽几个世纪

我回不去了

你也回不来了

相约未来吧

我在荒原等你


温暖的世界找不到

向日葵和矢车菊的回忆

遗失在下个世纪的春天




呼呼呼,我又来发诗歌啦~露普大法好!


百年国殇(百日雪兔)

我也想参加百日雪兔啊!怎么参加?最近翻笔记本突然发现以前写的诗歌,所以就发上来吧。雪兔大法好!露普真好吃!我爱他们!


百年国殇


当北国的风触划白皑苍茫

当初升的阳光散落于金黄之葵

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之上

你是否会想起冰湖上的战殇

在这流转百年的岁月里

那些回忆  就像散落在北风中的仓皇

滋生了满满的哀愁


柏林墙外冰封千里

怀念战场上黑鹰翱翔 

想念昔日你璀璨荣光

思念你冷冽银发中的美丽张扬

眷念你猩红眼眸中的桀骜不驯

莫斯科血溅雪三尺飞扬

一夜焚城焚毁如梦年华


当战袍染上无尽尘埃 

无尽血泪沉淀历史长河

总会想起你我昔日光辉岁月

刹时  时光就像颠倒的流沙

飞速流逝

枫叶纹路荏苒记载流年

一幕幕  一片片

倒映在眼前


蓦然回首遥望  

恍惚百年已成飞烟散

硝烟战火留冬宫

今已成伤  留空

琥珀宫沉深海 繁华宛若旧梦

回忆终成往事

矢车菊溢满翠蓝哀伤

一曲终了  谢幕永别叹

东方三色旗伸展飘扬

过往流年硝烟中 遗忘百年战之殇痛

雪掩战痕无声息 百年回忆弹指灭

一切只成过云烟

墙倒  废墟  无言

冰雪葬  光阴荒  终哀叹


这首诗是露视角,上一首普视角。总之我还会继续写。



涉及历史事件,强推(国之声)(北国的荣光)!露普大法好!

欢迎各位同好指教!可以联系我哦~

雪白的墙

雪白的墙

    ---纪念柏林墙

伊万,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早晨,

我上街去买面包,

看见几位工人,

费了很大的力气,

在刷墙---这隔断了东西德的墙

一位士兵向我敬礼,

他说,

国家阁下不允许任何人穿越柏林墙。


伊万,

我看了雪白的墙,

曾经它并不存在,

如今它却拔地而起,

阻断了东西所有的来往。

我,曾因此哀泣

就因为这该死的墙,

多少德国的子民,

隔着一墙相望。

这墙被士兵日夜守卫着,

即使它是如此纯白无瑕,

它终会染上自由的鲜血。

无论多么厚重的城墙,

都远比不上心灵的城墙。



伊万,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在人民的意志下倒塌,

再也不会纯白了。

北国阴霾的风雪中,

崩塌的城墙之下,

我要走了,

你听到了吗?

你看到了吗?



伊万,

别哭,再见。





灵感源于《雪白的墙》中国当代文学家梁小斌(1954-今)的朦胧诗代表作品。

献给雪兔,OOC归我。麻烦归我。真爱归雪兔。

我现在黑人问号。肝了一天,到60级。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嫖蔡师兄!
我谁都不会嫖!我简直就是单机!
我还不知道这游戏怎么玩。
原地爆炸。(果然脱离世界太久了)

关于狄宁二哥

妈耶,狄宁就这样蛛化精灵了???其实我觉得他不错啊!

妈耶,我还有点想站兄弟呢。(闭嘴,崔斯特是恩崔立的。恩崔大法!)

特此做一首打油诗祭奠一下狄宁哥。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狄宁续一秒。

魔索布莱真不好,谁叫你不跟弟跑。



马达,继续吸我的崔三!人生但求一摸崔三的翘臀!!!!!!!瞬间爆炸!他是我的,我爱他啊啊啊啊!

記双源

                               剧终线断

还记得吗
那个站在灯火阑珊处的白净少年
即使在锦衣玉食的温柔乡里
也会孤独的哭泣
年少时虚幻的梦境
门前吱呀呀摇摆着的秋千
俏丽的少女们化为空洞的人偶
凝固的美丽与冰冷的躯壳
那是一个下雨的夜晚
斩鬼的长刀钉死恶灵
哥哥,你回……来啦?
埋葬在荒井下的山中少年
血色弥漫了戏衣
双生是一场可笑的舞戏
我们孤独的站在幕后
一根根银丝缠绕着肢体
我们始终戴着面具欺骗自己
我们永远只能活在剧情中
命运早已写好
早已无力回天
不听话的人偶拼命反抗
最终因此失去生命
断线的人偶被遗弃
相拥躺在神葬所
我们无恨亦无爱










很早之前,龙三刚出。一口气两天看完,因为读的太快看完之后感触很小,可是双源这对兄弟让我心情非常复杂,当时写了这首诗歌。
今天翻旧账,觉得还是发上来吧。

沙丘之子

                    沙漠之子――纪李图
我和那辽阔广袤的沙漠一起
生活过许多岁月
那沙漠腹地是沙虫的王国
当我漫步于沙漠
我时常与它们追逐嬉戏

有一回我登上沙岩垒起的丘
发现沙漠深处浮动的沙石
沙虫在沙中畅游
掀起阵阵沙雾迷眼
太阳灼热 黄沙漫天
我兴奋的站在沙丘上眺望

后来黑夜降临
一只夜蝶在我身旁环绕
它亲吻我的鼻尖
将我带入梦境
梦中我彷徨与呐喊
我渴望自由

当我苏醒
我便不再迷茫
我知道我是沙丘孕育的王子
那些无垠的黄沙造就了我
我终将与沙漠融为一体
因为我说沙丘之子
我将会一直奔跑
直到三千年末
我将得到不朽的灵魂
生命的新生










这是初二的时候看完《沙丘之子》的感受,今天突然翻到旧账,就发了上来了,哎呀呀,我果然炒鸡喜欢一美!嗯……就是这种烂文笔啦,写来玩玩。欢迎指教。